欢迎来到 北京红日胜商贸有限公司,我们是专业的,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 东狮油墨, PS版, 喷粉, 印刷器材, 印刷耗材, 橡皮布, 润版液, 进口片基。 欢迎留言咨询。

故事:卖清洁剂的女孩

  • 更新日期 - 2019年09月13日 13:42

文/云谁之思

故事:卖清洁剂的女孩

今天下午办公室来了两个女孩,进门就宣称她们是推销清洁剂的,希望我能看看她们做的演示。这两个女孩一看就是九零后,一个瘦瘦的,穿一身黑纱裙子,戴一顶黑色轻纱的遮阳帽,手里拈着一个鼓鼓的长方形的大皮包。另一个稍高些,胖胖的,短发圆脸,黄色的短T恤配白色的短裤,两条肉肉的腿呈暗红色,显得很健康;她左手里举着一瓶清洁剂,右手拽着一张手帕。

当时我正在办公室吹着空调养神,最不想被人打扰,本想直接打发她们走,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以前去揽存款的时候也是这样到处求人,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这就叫将心比心。尽管我肯定不会买她们的产品,但在这炎热的夏天,我还是友好地起身给她们倒上两杯冰水,让她们坐坐休息一下。

“你们坐一下嘛,喝杯水休息休息,但我不需要产品,所以请你们不要说了!”我直截了当地就拒绝了她们。“难道你这里的东西不需要清洗?你家里的东西不需要清洗?”那个穿黑裙子的女孩不死心地反问我道。而那个胖胖的女孩却在一边忙开了,她向我办公桌前铁皮柜的一个门喷了好几下,然后用手帕上下擦着,果然已经有些发黄的柜子渐渐地变成了白色。

“请你们不要忙了,好吗?”我再次要求她们,因为我对她们这个产品实在没兴趣,并且我才懒得跟她们啰嗦呢。

故事:卖清洁剂的女孩

“好的,好的,大哥既然不喜欢,我们就不给你推荐了。”黑裙子的女孩说道。这时她的电话突然响了,于是放下包出去接电话。胖女孩坚持把柜子第二个门擦完了才转过身来,然后坐在了我斜对面的沙发上。

她一进来还没怎么说过话,我原本以为她性格内向,哪料等她坐下来后,就像打开了的话匣子,嘴里噼里啪啦开始了。“我家是遵义的,就是南北镇。”她首先自我介绍道,拿着手机的手向我晃了一下,“我姓周,记住我的电话吧……”

我在纸上乱划了几下。“你去遵义一定打我电话,我请你吃我们那边最好的丝娃娃。”她郑重其事地向我承诺道。

接着她开始发表对银行机构的一些奇怪的看法,她声称现在的银行服务态度奇差,管理混乱,还亏损得一塌糊涂。她把银行的柜台人员说得一无是处,“一个个端着架子,翻着白眼。这些银行需要来一次大改革,他们早晚被淘汰。说真的,我就看不惯他们那种官老爷作风,没什么了不起。”她两只手屈肘在胸前划着圆圈,“中国银行还好点,我只有到中国银行还比较满意……邮政银行也不行,邮政银行只有靠乡下人,它们只有在农村混,到城里不行……不是建行的对手。信用社跟邮政竞争大,毕竟都在农村。”

我心不在焉地听着,烦得要死,但看她那副兴冲冲的样子又不忍心打断她,而那个黑裙子的女孩在外面正拿着电话跟人聊得热火朝天。

故事:卖清洁剂的女孩

“现在有权有势的就是整老百姓,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恨不得所有的老百姓死了才好,”这个长一张圆脸的小女孩愤世嫉俗起来。“他们这帮人就会搞老百姓的钱,哪个不是几千万上亿的存到银行里,银行才喜欢他们呢!钱都到银行了,这就是洗钱,你知道洗钱吗……”她越说越放肆,还说了一些令人心惊肉跳的话语,这些来自各种不良媒体的话语每一句都可以让她进拘留所呆上好几天。

“就现在的快递来说,邮政肯定要取代顺丰,还有其他快递,”她继续发表高论,“邮政毕竟是国营单位,私人单位是搞不过国营单位的,毕竟,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也不一定,比如我妈妈就是国营单位的,玻璃厂知道吧?后来垮了,什么都没有……你确定你家里的油烟机都不用清洗吗?”

故事:卖清洁剂的女孩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含含糊糊地应付着,这时我决定给她个暗示,于是我随手抓过一本书乱翻起来。“哇,你还喜欢读书呢!”这位长得肉肉的、怪好看的女孩对我嚷道。

“嗯!”我心不在焉的答道,连多说一个字都不愿意。“要读书才能有官做。不读书,哪个给你官做嘛?就像我们就不爱读书……”她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歪着那颗天真可爱的小脑袋有点羡慕、又有点遗憾地对我说道。

我猛地吃了一惊,就像在梦中被吓醒,腾地坐直了身子,倒把她吓了一跳。

“走了走了!”外面那个女孩终于打完了电话催她道,自从我拒绝买她们的产品后,那个黑裙子女孩连门都不进了。胖女孩赶快站起身,提起包就往外走,“记得打我电话啊!吃丝娃娃。我姓周,杰伦的周!”她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我长吁了一口气。

故事:卖清洁剂的女孩

我很快地在记忆的储存柜里搜索到了刚才那个女孩说的那几句话,因为三十多年前也有个90后的女人这样跟我说过。那是80年代初,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婆经常来我家玩(那时候住的平房),据大人们说她已经有86岁了,生于清朝末年,也就是19世纪90年代。这是一个土家族的小脚老太婆,不管春夏秋冬,头上都缠着帕子,只是有时白,有时黑;她走起路来就像个小孩似的摇摇晃晃,好像随时会摔倒,好在她手里总是有一根拐杖,所以下雨天也没看见她摔过跤。她几乎没有牙齿了,一坐下来就唠叨个没完,东家长西家短的,有一大半时间几乎都是在控诉自己儿媳的种种恶行。

那时候我成绩不好,经常被父母揍。有一次我又考差了,挨了一顿打,老太婆正巧也在,她现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教育我说,“崽崽家就要听大人话嘛乱伦自拍偷拍在线,和老外一一次进不去,偷拍福利视频在线,天堂在线福利资源,欧美亚洲国内精品视频在线,AV男人世界,要读书才能有官做。不读书,哪个给你官做嘛!”

“不读书,哪个给你官做嘛?”今天这句话从卖清洁剂的女孩口中说出来,就像搜索引擎中相同的内容一下子被弹了出来,怪不得当时吓了我一跳。

一个是19世纪的90后,一个是20世纪的90后,这两个相距一百年的90后,看待某些问题的思维却完全相同,时代在变,人的思维却不那么容易变啊!

故事:卖清洁剂的女孩

行业资讯

公司产品 分类

新闻资讯

热门热销产品